电池爆炸谁之过?国轩高科、瓯鹏纠纷再升级

admin 2021年1月12日00:00:00京牌出租评论105阅读模式

企信京牌6年间为数万车主提供北京车牌托管,租赁京牌,请拨打:18532672073(微信同步)

Vingroup寻求为汽车部门融资10亿美元

11月29日晚间,电单车PACK厂商安徽瓯鹏动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安徽瓯鹏)在其微博上发表《请国轩正面回答:是否存在电池质量缺陷?!》回应国轩高科。其中提到,“电池质量安全导致火灾的每一粒微尘,都足以造成人民群众财产的损失、付出生命的代价、导致家庭的破碎。国轩高科多年来发展很快,但产品质量安全应是发展的红线。我们呼吁国轩高科正视产品质量问题,主动召回存在安全隐患却仍在使用的产品,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图片来源:安徽瓯鹏官方微博界面截图

在此回应当日上午,国轩高科曾在其公众平台发布《关于我司与安徽瓯鹏相关纠纷的说明》,其中驳斥安徽瓯鹏对于其产品质量的质疑,并称截至目前,安徽瓯鹏仍累计拖欠合肥国轩货款2000余万。“针对安徽瓯鹏拖欠货款及恶意诋毁我司产品的行为,我司已向法院提起诉讼,案件进展我司将适时对公众披露。”

而针对安徽瓯鹏最新回应,盖世汽车11月30日联系到国轩高科品牌部相关负责人,得到回应,“我们等待最终的诉讼结果就好,其他不过多评论”。

在双方各执一词下,目前,这起因电池安全引发的纠纷仍在发酵中。或受上述事件影响,国轩高科11月29日股价跌2.50%,报收62.33元/股。但11月30日国轩高科股价一路飙升,涨幅6.72%,报收66.52元/股,总市值达851.82亿元。

截至11月30日收盘国轩高科股价走势(图片来源:新浪财经截图)

安徽瓯鹏是谁?纠纷又缘何而起?

根据安徽瓯鹏在一家招聘网站上介绍称,公司是国内领先的动力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是高效优质的零部件提供商和高新技术企业。但就企查查信息显示,其成立于2015年8月11日,但如今却已名存实亡。其中,此次控诉国轩高科的公司前总经理林峰自2019年3月15日才履新安徽瓯鹏,但在2020年12月23日选择退出全部股份及职位。

而就在林峰自安徽瓯鹏离职一年之后,今年11月28日在“吹哨电池安全??国轩锂电池疑似存质量缺陷说明会”上表示,公司使用了国轩高科的电芯原材料,发生了电池爆燃和自燃事故,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

时间回到2019年10月22日,彼时国轩高科、安徽瓯鹏以及某知名电单车公司(以下称H公司)三方签订采购协议,供应H公司共享单车锂电池包。其中,国轩高科提供电芯,安徽瓯鹏负责PACK研发、生产和成品交付及售后服务。

据林峰介绍,安徽瓯鹏自2020年4月开始向H公司批量供货到同年9月短短半年间,合计采购国轩高科H2/15Ah电芯102.37万颗,不良退货数量多达2.33万颗,问题诸如混档、外观不良、压差大等等。进入市场的共享电动单车,也在这数月中发生了多起自燃和爆炸事件。

基于安全考虑,安徽瓯鹏召回了多批次疑似有安全问题的电池包,并根据客户要求进行检测和验证。去年十月下旬,根据返回的电池包发现存在部分电芯出现漏液的情况,国轩高科向安徽瓯鹏发出了质量问题说明材料及整改意见。

林峰进一步表示,“2020年11月2日,在国轩高科技术及市场人员现场见证下,双方对出现问题的电池包进行技术分析,确认了电芯存在漏液、腐蚀和防爆阀失效等多项质量问题,双方共同在会议纪要上签字确认,国轩方面人员承诺尽快对问题进行分析和解决。”

可就双方沟通后的数日后,按照发货标准包装完毕存放于工厂发货区的成品电池包突然发生自燃爆炸,引起大火。

从整个时间线来看,此轮事件从达成三方合作,到供应生产,再到电池自燃爆炸是林峰在安徽瓯鹏完整的任职期。工厂大火,或是造成安徽瓯鹏彻底没落、林峰离职的最直接原因。

在被问及为何时隔一年才开说明会时,林峰又提及了今年4月16日,国轩高科旗下位于丰台区西马场甲14号的北京福威斯油气技术有限公司光储充一体化项目发生火灾爆炸,事故造成1人遇难、2名消防员牺牲、1名消防员受伤。

在他看来,这印证了此前安徽瓯鹏所采购的国轩高科圆柱电芯所出现问题并非偶然,而是后者产品质量问题的普遍问题。

国轩高科于11月29日上午针对林峰“吹哨”行动回应(图片来源:国轩高科官微)

在11月29日晚间的回应中,安徽瓯鹏针对国轩高科声明所提及的“事故是因电池包保护板问题所致,该保护板由瓯鹏公司向市场自行采购”一事更是予以反驳,其表示,“我公司采购的电池包保护板均由某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生产。”

同时,经权威机构鉴定,检测报告显示国轩高科电芯存在漏液、起火、爆炸等情况,且防爆阀未生效。这足以说明国轩高科产品质量存在不符合国家质量标准的情况,存在安全隐患,极易造成爆燃灾难,从而导致人民群众财产的重大损失。

此外,“国轩高科说明中提到的拖欠‘货款2000余万’,即为2020年11月爆燃火灾所涉及问题电芯的尾款。”

锂电安全事故究竟谁之过?

近年来,伴随新能源概念的不断普及,交通工具转型节奏加速,不只是乘用车、商用车,电动两轮、三轮市场也在持续高增,据了解当前我国电动两轮、三轮保有量甚至高达三亿辆左右,这也就意味着有至少三亿块左右的电池进入寻常百姓家,电池安全问题不容忽视。

有数据显示,今年1月-7月,全国发生的电动自行车火灾事故已达6462起,平均每个月事故超过900起,其中80%的电动自行车火灾发生在充电时,绝大部分事故由于锂电池燃爆引起。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由于轻便、能量高等原因,锂离子电池更受电动自行车市场的青睐。但同时,这类电池本身稳定特性、生产过程不规范、操作不当等,导致近年来,电动自行车使用的电池中,发生事故的也大部分是它。而即便是合格电池,在经过长时间过充的情况下,仍可能导致BMS(电池管理系统)失效,最终导致着火,甚至是爆炸。

聚焦此次国轩高科、安徽瓯鹏的之间锂电安全纠纷,资深分析师认为,当下涉事双方对电池问题的发生原因各执一词,到底是电芯缺陷还是电池PACK问题,要看证据说话。

与此同时,他进一步指出,当下,锂电池产业链悠长,从上游锂矿开采到下游电芯、电池包的制造、装车,牵涉环节众多,如何划分锂电池各类事故背后的责任认定仍是难事。

近两年来,随着锂电池销量的快速井喷,与锂电池相关的各类事故也频频出现,并由此引发了不少上下游企业之间的责任认定纠纷。今年7月,由中国商业联合会立项,宁德时代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牵头起草的《动力电池行业售后服务要求》标准在全国实施,成为助力中国动力电池安全规范以及责任划分的重要依据。

但如前文所说,锂电池安全问题原因各不相同,在当前尚难通过单纯技术手段加以分解的情况下,都仍将是车企与动力电池生产商之间的权责不清的地带。

正如去年6月蔚来ES8因动力电池包模组召回,其责任归属模糊,车企与电池模组供应商也并未在第一时间达成共识,最终解决方案迟迟未向外透露;今年7月,关于长城欧拉因动力电池问题召回,亦与电池供应商孚能科技就责任认定争议展开数日“骂战”,最终协商后的具体责任比例也同样没有对外透露。

此类责任认定纠纷事件层出不穷,其中唯一明确了责任划分且对外公布的仅有今年3月现代汽车与LG新能源就现代车型Kona EV召回费用作出划分:现代汽车承担召回成本的三成,剩余由LG新能源支付。

或许,通过此番国轩高科与安徽瓯鹏之间的纠纷诉讼,会给去年那场锂电池安全问题画上一个句号,也给公众一个较为明确的责任划分结论。

三星电子推出三款新型车用芯片,其中一款供应大众

weinxin
我的微信
微信扫一扫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月12日00:00:0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jingpaichuzu.com/archives/1017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