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一张北京车牌好心酸,20岁小伙和55岁大妈结婚

admin 2019年8月12日00:00:00京牌出租评论62阅读模式

企信京牌6年间为数万车主提供北京车牌托管,租赁京牌,请拨打:18532672073(微信同步)

前两天,央视报道了一名20岁男子和55岁大妈结婚的事,别误会,两者并不是因为真爱才走到一起。促成两者婚姻的,既不是婚介所也不是相亲角,而是一家车牌中介。这种中介通过带人“假结婚、假离婚”的方式,进行车牌过户。

在北京,你可以为爱结婚,可以为钱结婚,也可以为了一张车牌结婚。有车友表示“没法子,想结婚女方就要求先得有车,而我想有车,就得先结个‘假婚’。”事情听起来荒谬,但背后却是北京摇号极难的现实,北京车牌摇号难,难于上青天。根据最新数据显示,北京普通小客车摇号指标中签率约为2679中1,新能源车指标轮候或将等到2028年。2028年数字很明确,2679中1是个怎样的概率呢?简单算算,一年摇6次号,那么按照这个概率摇64年,你仍旧有86.6%的概率摇不上号。

是不是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当然,这种计算方式不是那么科学,因为按照现行规定,北京个人用户中签概率会随着摇号时间不断增大。目前,北京地区中签概率最大的是13倍概率,即从2011年摇号政策开始不断摇号的持C5驾驶证残疾人,共36人。

但概率再高,摇到北京车牌的感觉仍旧微乎其微,即使是上面提到的36位倍率最高的摇号者,本次仍旧无一中签。出门在外,上班下班,大家都想舒舒服服的坐在车里。哪怕堵点,也比“风里雨里,后边推你”的拥挤要强得多。难道摇号无望,大家就没办法开车了吗?在这里,小编就带大家盘点盘点那些不摇号开上京牌车的三个办法。

第一条方法就是去“黑市”租一张车牌,北京巨大的用车市场催生了这条灰色产业链。简单来说,这门生意就是将有车牌,但不想开车的人的车牌租给想开车的。具体操作上,就是在买车、上牌时都用车牌出租人的指标,但实际驾驶时让承租人使用。

但是话说回来,这种“出租”方式风险极大,北京摇号到现在已经是第8个年头,出现了很多上当受骗甚至锒铛入狱的人。法律上不承认出租和承租双方签署的所谓“租牌合同”。在交警系统中,这辆车仍旧是车牌出租方的车,只不过是受承租方赠与而已。那么,对于出租方来说,如果承租方肇事逃逸,且没有确切证据证明当时开车的是承租人,那么相应的刑事及民事责任都需要承租方承担,如果承租方无证驾驶,那出租方同样也要承担责任。对于承租方,如果出租方上牌之后“翻脸不认账”,那么想拿回自己的车就会很麻烦,基本上不太可能。今年6月11日,北京就有一男子租了一名老赖的车牌,结果车被法院当做老赖财产依法拖走拍卖,租车的男子平白无故惹上一身官司。

然后是第二条路,也是最近特别火爆的“假结婚”,之前火爆的“50岁大妈和35岁小伙‘假结婚’”的故事就是从这条路上来。因为目前北京市政府规定车牌唯一合法过户就两条路,一条是继承,一条是离婚时的财产分割。因此“假结婚”这条路应运而生,16万元,相应的“中介公司”就能承诺“一切办妥”。

但是这条现在看起来非常火爆的路同样是在“走钢丝”。太阳底下无新事,不久前拆迁补房时上演的“假离婚”跟今天的“假结婚”上当的人都差不多。在法律上,结婚离婚从不是儿戏,也不存在“假结婚、假离婚”的说法,只要你在民政局办了手续,那么男女双方就算已经结婚。所以如果你付了钱,对方跑了,那么你的钱几乎不可能要回来。而如果结婚手续已经办完,那对不起,离婚是需要双方同意的,想单方面离,要上法院发起离婚诉讼才行,而且你还面临着双方财产如何分割等问题。

▲不久前大火的《我不是潘金莲》电影就反映了“假离婚”的风险

那除了摇号,个人就没有合法合规拿北京车牌的办法了吗?还有唯一一条,那就是等拍卖。根据《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第三十三条:因本市法院司法拍卖本市号牌小客车发生所有权转移的,竞买人须符合小客车配置指标申请条件,竞拍成功后买受人持市高级人民法院和指标管理机构共同出具的相关证明文件,到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办理转移登记手续。原车辆所有人不能因此获得更新指标。

那会不会价格都特别贵呢?还真不是特别贵,这些拍卖的带牌车都有最高限价,在昨天刚结束的拍卖中,限价最低的是一辆福克斯,最高限价31350元,最高的是一辆福田酷路泽,限价601500元。咱们可以横向对比一下没有最高限价的上海、广州车牌拍卖,去年上海个人车牌拍卖均价为92848元,而广州个人车牌均价为32312元。而如果按照一张车牌100g算,上海和广州的车牌真的“价比黄金”。

但是这么便宜的价格也有限制,那就是仍旧要看摇号。当时的拍卖是这么规定的:拍卖参与人必须有北京市车牌摇号资格,当双方出价相同时,参加摇号期数多的人拍的该车,价格期数都相同,则先到先得。而看最后的结果,本次拍卖共拍卖了110辆带牌车,拍到车的车主除了一位摇了58次,一位摇了62次,其余全部买受车主都是从摇号政策一开始期期不停,摇了70次或者71次号的老油条。

车牌虽小,但已成江湖。各地政府也没办法,面对大城市有限的市政交通资源,不得不采取方法对其进行合理分配,而在各种分配中,最公平的只有“抽签”。但另一方面,过低的中签概率和巨大的出行需求催生了两大灰色市场,而这两个巨大的市场又反过来让北京中签几率变得更加渺茫。在巨大的金钱诱惑下,即使原本没有用车需求的人,也会选择考个驾驶证摇着号试试,毕竟一旦中签,“租”出去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政府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前几天,北京市交管局车管所综合服务中心热线的工作人员回应:“车管所会审核夫妻间关系,然后依据情况再决定是否办理转移登记。”由此来看,前两条路获取车牌的手段风险不小。“钻空子”绝不会成为主流,更不是一种常态。但解决了“黑市”解决不了“摇号难”的问题。相比之下,国家发改委一再号召取消限购的声明倒是让消费者看到一丝希望。对于个人来说,为了一张牌照结婚,想尽种种办法,未免有些心酸。

weinxin
我的微信
微信扫一扫
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8月12日00:00:0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jingpaichuzu.com/archives/250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